雪小痕📖

【置顶要看哦】
-只有更加努力,才能配得上那么好的他-

【邱叶/all叶】破晓之光(三)

(tag有前文)

一个从来只是被身边人仰望的一个存在,他对自己的关心会带来什么呢?

当时训练营的时间还没有结束,门被打开,来人看着满屋子的孩子愣了愣,转身问:“你不是告诉我五点半都多了吗?”远远的一个声音回答:“哎呀!手机时间调整错了。”

邱非心里叹气,你说这个人啊,这点小糊涂怎么就这么让人哭笑不得呢?简直是无奈又喜欢。

其他的人骚动起来,他们是嘉世的,自然听得出刚才那个回答的声音是谁——苏沐橙。

于是主管走来点头说:“叶神怎么来了?”叶修眼神转了一圈儿,看到邱非也看过来时,眼睛一弯就笑了,说:“我就过来看看。”

邱非听见自己身旁的一个男生说:“叶秋大神长得不错啊?为什么不露面呢?”一个女生点点头,声音激动地说:“是啊是啊——我要好好表现,不和你聊了。”

邱非手刚搭上键盘,叶修就推着把电脑椅过来,双臂放在上面,问:“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邱非默默挪了挪自己的椅子,然后他听见他小声说:“我说我怎么不饿呢,原来来早了。”

然后呢?然后邱非看见了这位在许多报道中‘性格恶劣’的叶秋,很随和地给周围人指导——邱非只觉得心里似乎更加不平静了,像是要烧开了的水一样,沸腾着,翻涌着。邱非注意到他眼底的乌青,心里不由有些生气,这阵子他一定是又没有好好睡觉。随后又为自己这样担忧的情绪感到茫然。

没一阵子叶修就手痒了,借了张账号卡,喜滋滋地跟邱非说:“走着,跟我打一场呗?”邱非点头:“那请前辈指导。”“录像啊记得录像!”

于是叶修就给邱非打了一场指导赛,让周围人很是惊羡。

打完叶修就还了账号卡,来回转转悠悠,最后叶修站在邱非身后,贴着他的耳朵用气音说:“我走了啊,好好加油!过两天再找你。”

邱非点了点头,说那再见。

直到叶修离开后,他才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仍是有些发红的耳朵——似乎现在还是痒痒的,连带着一颗心也是发痒。

————

那一阵子嘉世依旧是不住地走下坡,成绩似乎离当初辉煌无比的三连冠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于是总是环绕着流言蜚语。

出于嫉妒,出于羡慕,出于愤愤不平,训练营的孩子们开始有意无意地在排挤邱非,或者说是孤立更为恰当。

他们会说嘉世成绩不好,一定是因为叶秋前辈指导邱非花费太多时间了!

邱非对此并不想太过在意,他知道,这些人看到的只是表象,只是嘉世成绩下滑的一个表象,于是便主观把错误推到叶秋前辈身上,而自己,只是恰好被甩了锅。

于是即使很久之后,对此邱非只是说大概是都不太喜欢我,会说我一些什么吧。

他只记得,有一阵子,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不见阳光,不见蓝天,不见云朵,看上去了无生趣、死气沉沉,时不时会飘下细细密密的雨丝,偶尔会砸着豆大的雨点。于是每一天早上,邱非看向窗外,希望看到一丝金色可以穿过灰黑压抑的云层,不过入目的都是厚重的灰黑。

这种天气总是会让人沮丧的。

但邱非还是一切照旧,每天按时训练,每天都会多留一会儿,偶尔跟叶秋前辈一起讨论荣耀或者去吃一顿饭。
但脑海中总是不有自主的生出很多念头——或许邱非这个年纪确实是喜欢乱想的时候。邱非有时忍不住会想:或许他就是光呢?

这个念头像是着了魔一样困住了他,他在叶秋身旁时,如果不是在打荣耀,邱非一定会不着痕迹地观察他身上每一个部位,尤其是他的一双看起来十分乖顺的眼睛,总是让人心跳加速——或许这是太阳遗落在人间的光芒,邱非难得很是诗意地想着。

于是在许多许多不经意间,那些模糊的情感就清晰了。
在迷蒙中,邱非却忽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为什么孙哲平前辈在看着叶秋时眼中会若有若无透出的侵略感,为什么黄少天前辈对叶秋的亲昵总是带着一丝强势,为什么霸图的张新杰前辈在面对‘宿敌’的时候会总是包容甚至宠溺……

像是真的有一道光驱散了迷雾一样,可邱非还是忍不住惶然,这是真的吗?或许是他对于叶秋太过崇拜了呢?

邱非感到,这份情感,好像是他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一个人的惶恐不安。

————

嘉世有好多人都在说,叶秋抛弃了嘉世了。邱非不想相信也没有相信。可是捕风捉影的人总是大有人在,那些传闻好像一个比一个真实,邱非总是默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丝不苟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君莫笑。

这个名字像是着了魔一样,成为每个人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愈演愈烈,最后有人说,那个君莫笑的操作者,就是叶秋!更甚,俱乐部居然证实了这件事情。

邱非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愤怒,他不相信一个对着荣耀怀有如此热忱、对着训练营的孩子的指导都十分认真的叶秋,会是他们口中‘不择手段’一个人。这绝对不可能!

叶秋,叶秋他可是光啊!

可是内心确实有什么在逐渐动摇,他忍不住怀疑,叶秋真的是受够了嘉世吗?

随后媒体报道,兴欣的君莫笑,不是叶秋。

对此邱非心里松了一口气,难免想:你看,我就说我的叶秋前辈不会是那种人吧!

紧接着而来的是什么呢?

是一场要与兴欣来的一场比赛。

没有人知道那一天邱非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他出现了很多小错误,心里充斥着一股难言的焦躁,他会看向对面人满为患的兴欣,这个人都是浮躁的。

他看见对面似乎很是英姿飒爽的寒烟柔和李睿过招,他看得出来,李睿会输,因为他眼睛里闪烁着太多其他光芒,不是全心全意,只有荣耀——他清晰得记得,叶秋还在他身边时,打荣耀时,眼睛里闪烁着怎样耀眼的光芒,那样的,那样的让人移不开眼。

寒烟柔从小招龙牙起手,到天击浮空,动作很流畅,甚至打出了完美的连招,于是他输了。

邱非想要看出什么,不过不知道该不该说李睿发挥得实在不好,他根本看不出什么。

再打,再输。

于是邱非上了。

在打斗过程中,他自己没有发现,两个人相似的路数——龙牙与龙牙,怒龙穿心与怒龙穿心,最后寒烟柔终于倒下。

邱非不知道的是,不远处坐着的叶修看着这场比试的表情居然得有些呆呆的,说这个人自己认识,又认真看起来。

同样的,没有人知道叶修心中是有多么复杂,多么难以言喻,他知道,这个操作者是很衬他心意的小邱非,是明明是个少年却总是像个大人一样的邱非。

叶修不知道怎么想的,没头没脑地说:“晚上去吃宵夜吗?”一旁围观的陈果都震惊了,但是看着对面的人冲了过来,只好拉着唐柔小声表达自己的惊讶:“这还打着呢,怎么就吃宵夜了?”“嗯……他不是说这个人他认识嘛!”陈果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叶修认识的到底是谁,竟然能让这尊佛主动提出一起吃东西去,陈果总觉得这一定是个人物。

叶修看到邱非的操作比他们分开时长进了很多,不由夸赞了一句,谁料对面冰冷冷丢来一句“承蒙教导,不胜感激。”叶修当时心里忍不住酸酸涩涩的,就好像有人把一只又大又酸的柠檬举在自己的心脏上,然后用力挤压,整颗心都不对劲儿起来,连带着指尖都是。

叶修清楚自己还在比赛,而且是指导赛,于是压下了心中那一点点的不开心。

于是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陈果看叶修还在打着,忍不住担心了,问唐柔:“这个人这么厉害吗?怎么打了这么久?叶修都打不过吗?”唐柔迟疑,一旁魏琛说:“这分明是场指导赛啊!看来对面那位可是让老叶宝贝着呢!”魏琛摇摇头说:“指导赛打了这么久……”

最后比赛还是结束了,叶修呼出一口气,低着头起身,招呼包荣兴来打。陈果看叶修似乎兴致不高的样子,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怎么不开心啊?”

但是叶修就是要说没有,陈果摊手说:“得了吧,你差点把不开心三个字写脸上了。”

叶修没说话,陈果看他难得一副小可怜的模样,也不知道对方那个被打指导赛的人跟叶修究竟怎么了,叶修摆摆手,走到远处窗户边,打开窗子,望着外面。

叶修知道,邱非不清楚俱乐部那些个绕弯弯的事情才是正常的,要是想的明白,确实太难为他。

可是叶修还是忍不住情绪低落了下来。

而那一边的邱非,跑到兴欣网吧,却是个人满为患的场景——这样他要怎样找到他的队长呢?他是找不到他被误解的队长了。

邱非回去前,站在马路边,回头看了一眼兴欣网吧,心里难免悲哀地想着:或许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在我的街对面,但我找不到你。

他怎么可以怀疑他呢?自己居然去怀疑他的队长,和其他人一样,误解他,可是他却仍然是为自己打了一场指导赛,邱非心里十分难过,甚至觉得自己不可原谅。他心里也十分清楚,这可能,很可能是最后一场指导赛了。

邱非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像是要被撕扯开了一样难受。
他错的最离谱的,就是怀疑他的队长对荣耀的一颗真诚炽热的心。

邱非现在心里都是队长现在是不是失望了?是不是被他说的话伤害了?现在有没有难过?身边有没有人可以陪陪他安慰他?

少年站在马路边,一辆车嗖得飞驰而过,带着鸣笛声远去,邱非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天空,颜色十分喜人,太阳的光亮也叫人身心愉快,可是邱非却想,没有他的眼眸闪亮。

是的,他的眼眸倒映出的太阳光辉,远比太阳的光亮更加耀眼。

——tbc——

允许我做一个豹哭的表情,我以为上中下可以写完的……没想到最终还是分了一二三……

深夜发文……困死了……

另外冬浅小姐说邱非想的那段话虐……真的有吗😂

雪小痕真诚地说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给点评论好不好?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