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小痕💊

【置顶要看哦】

【绝望】我信了,每个写文的,都有个画画得白日梦……

惨惨

这周六周日可能不会更新了,段子说不定,因为国庆七天乐,码字太嗨,拇指痛得厉害,从昨天一直到现在……一按键就好痛。

哎,以前电脑打字会肩膀疼,现在手机会拇指疼……

😭😭😭

我想歇歇昂QAQQQQ

21号等我伞哥生贺糖

【all叶】小号的名字是件艺术


-1-


百分之八十玩荣耀的人都有小号。更何况职业选手?

所以天天有不少帖子,扒一扒这个选手的小号,那个选手的小号。分析的头头是道,看得人也是津津有味。

只不过到底几分真假就要另当别论了。


-2-


叶修,这个被荣耀女神爱着的男人,自然也是有许多小号的。以前在嘉世的时候,小号更是一抓一大把。

给叶修在QQ上通过QQ电话做过采访的一位记者最要抹一把眼泪了。

那天在电话接通后,记者说:“那请问叶神平时有没有小号啊?”

那边叶修嗯了一声,答:“有啊!”

记者:“那大概有多少呢?”

叶修:“大概……?我数数啊,我昨天用了一张气功师的……”

苏沐橙打断说:“不对啊,那个不是吴雪峰的一个小号吗?”

叶修笑了一下,笑声还特别甜,“今儿输给我啦!那就是我的了!”

叶修又说:“就……战法比较多,好像有四五张的样子?”

苏沐橙想了想,说:“哎呀,你那里有一张是陶轩的,还有两张上次你打赌输了,再也不用的。”

叶修点点头,“那牧师没有吧?”

苏沐橙想了想摇头,“你忘了?上次你去方士谦那,拿回来一张忘了还,人家也就给你了。”

小记者几乎要眼含热泪,叶神!你到底有多少小号!


-2-


那天,叶修跟黄少天一起到荣耀玩。

黄少天在QQ消息一条又一条刷着:

夜雨声烦:老叶老叶!快快快!我到了!

一叶之秋:嗯嗯,好

夜雨声烦:你上线了吗?到了吗?我怎么没看见你呢?

一叶之秋:马上马上!你说你怎么这么着急?

夜雨声烦:谁让你总鸽我?而且QQ动不动把我拉倒黑名单里?难道我不应该着急吗?

一叶之秋:行行行,我的错,我马上到了。

夜雨声烦:那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一叶之秋:你告诉我你的名字不就得了?

夜雨声烦:哦好,我的名字是:三风有夏。看到我了吗?还是剑客。

一叶之秋:噗,没想到啊,少天你的名字怎么这么文艺小清新?

夜雨声烦:靠靠靠!要你管!这次说好跟我一起玩的!不许鸽!鸽了信不信我去论坛扒掉你斯文败类的外壳!

一叶之秋:我怎么就斯文败类了呢?等着。

所以叶修笑了笑,想黄少天给小号起个名字,还百般文艺千般清新……

叶修笑出了声,然后看了看自己操纵着小号的名字,又是忍不住笑了几声,自己脑补了一下等会儿黄少天的反应,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黄少天拿着三风有夏的剑客小号,心想,你是真看不出来我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啊……

接着三风有夏就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黄少天看都没看就同意了,然后才注意到这个战法的不同之处:

这个战法的名字叫——不和黄少天pk。

简直可以看到对黄少天满满的恶意……

当即黄少天就炸了,文字泡满天飞,各种愤怒的表情都发了个遍,连带着用文字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就不大一会儿,三风有夏身边站着的人就都散开了——这文字泡实在太碍眼啊!刷得太密集,什么都看不到好不好!

“这位老兄!能不能别发言这么密集!”

“天呐!我是该感慨你的手速吗?”

“我靠,你是不是疯了?我的屏幕都给挡住了!没有毛病吧?”

于是黄少天一边对那个名字恨得牙痒痒,一边diss回去——

直到收到私聊。

不和黄少天pk[私聊]:我说,少天,成熟点好不好?/无奈

三风有夏[私聊]:成熟个鬼啊!不是你这个名字什么意思?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不和黄少天pk[私聊]:这,谁让每次咱俩小号来玩的时候,你都一定拉我去jjc啊?我只是表达一下我的心情而已。/叼烟

三风有夏[私聊]:……

不和黄少天pk[私聊]:呃,生气了?

不和黄少天pk[私聊]:生气了那我跟你道歉啊,一会儿我们jjc开修正怎么样?

三风有夏[私聊]: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儿上,勉强原谅你了。

所以个人就又高高兴兴的了。


-3-


所以下一次,黄少天发现,叶修——当时还叫叶秋的小号名字变成了:黄少天不要和我pk

黄少天os:靠哦!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4-


苏沐橙本来约好跟楚云秀一边荣耀走着,一边吐槽一把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可惜的是苏沐橙临时告诉广告拍摄时间改了,所以苏沐橙只能给楚云秀发过去一排:咕咕咕咕咕。

苏沐橙走之前,对叶修说:“要不你帮我去吧,反正也是消磨时光,账号卡应该就在桌子上。”

叶修就去消磨时光了。

很奇怪,上线后叶修发现,苏沐橙这个小号简直皮得过分了,不仅是个男号,而且名字就叫:不是小号
接着一个叫:楚队是总攻大人 发来了私信

楚队是总攻大人[私聊]:沐橙?你不是说拍广告吗?怎么上线了?

不是小号[私聊]:我是叶秋,沐橙说让我陪你玩。

楚队是总攻大人[私聊]:哦,这样啊。

楚队是总攻大人[私聊]:不用了,自己玩儿自己的吧。

不是小号[私聊]:我感觉自己被嫌弃了/眼泪
楚队是总攻大人[私聊]:???!!!

不是小号[私聊]:哈哈,各玩各的吧,刚才跟你开玩笑,看你吓得。


-5-


叶修拿着苏沐橙的小号,总觉得有点新奇,一会儿看看装备,一会儿翻翻好友列表。

所以,叶修这个小机灵鬼就凭借自己的优秀,扒掉了很多小号的马甲。

比如这个,叫“二两三七”的,这么微草的名字,绝对是王杰希的!看看!果然是百草堂的人吧!

叶修在经历了一番挣扎后,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暗戳戳打开了聊天记录。叶修心中告诉自己,他只是想看看王杰希有没有乱撩自己的妹妹而已……


-6-


[聊天记录]

二两三七[私聊]:天气预报说明天会有阵雨,提醒叶秋加衣服,带伞。

不是小号[私聊]:王杰希,为什么你每次都要通过我?你为什么不自己跟他说?

二两三七[私聊]:因为我没有他的小号


……


不是小号[私聊]:王杰希,告诉你个事情不要太激动。

二两三七[私聊]:什么?

不是小号[私聊]:叶秋今天夸你来着,说你以后肯定是个好男人。

二两三七[私聊]:我现在也是。

……

二两三七[私聊]:叶秋好像很久没上QQ了。

不是小号[私聊]:发烧刚好,我在控制他的上网时间。

二两三七[私聊]:真是辛苦了。

不是小号[私聊]:还有为什么呢要说这种话?我有什么辛苦?这是我应该的。/微笑

……

叶修沉思着,王杰希这是要干嘛呢?怎么缠着苏沐橙打听自己呢?难道是追苏沐橙之前要刷一波好感?

也不知道王杰希知道会做何感想。


-7-


后来叶秋退役,摇身一变,成为了在网吧当小网管的叶修,拿着君莫笑,用着千机伞,在新区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在叶修退役消息传来后,黄少天拿出自己当初那张“三风有夏”的账号卡……这张账号卡是专门跟叶秋……叶修一起打荣耀才用的。

当初怀着小心思,特意取了个跟一叶之秋能对上的名字……

只是现在……

黄少天想了许久,到底还是没有把账号卡扔掉。——哪怕这个小号是只跟叶修说过一句话的,都舍不得。


-8-


黄少天只知道自己拿着“流木”的小剑客,跑到兴欣网吧,帮着叶修打本。

但是黄少天不知道,其实喻文州也偷偷帮叶修打过本——虽然偷偷这个词用在喻文州身上好像很不合适。

喻文州直奔第十区,居然在复活点就等了两分钟,就看见君莫笑扛着把大伞走来了。

喻文州操纵着自己的角色过去,语音了一句,“叶修?”

君莫笑的动作立马停了,接着熟悉的声音带着疑惑响起,“文州?”

喻文州弯了弯唇角,说,“是我。”

两个人迅速加了好友。

“你怎么来了啊?”喻文州仔细听着叶修说得每一句话,因为他很想念,在耳机中,传来对自己来说,有些久违的笑声,“哈哈哈哈,文州,你这个名字起得太好玩儿了吧?”

手残求罩[私聊]:我觉得不错啊。你也说我是手残,所以求你罩不对吗?

君莫笑[私聊]:对对对!放心!哥罩你!

君莫笑[私聊]:文州你怎么也来了?你们队里训练又不忙了?

手残求罩[私聊]: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手残求罩[私聊]:再说,之前少天可以去当面找你,我现在在网游里找你都不可以吗?

君莫笑[私聊]:没说不可以啊

君莫笑[私聊]:你不会就是来找我玩儿的吧?你真的不是来打探消息的吗?/摇头

手残求罩[私聊]:你信我,就是找你玩的/点头

君莫笑[私聊]:我今儿约别人了,不过我觉得他不会介意你一起的,毕竟是你们蓝溪阁的人嘛!

手残求罩[私聊]:那一起?

君莫笑[私聊]:哎,真的,你们蓝河真的太好用看!好想挖走他!

手残求罩[私聊]:^_^好用?

君莫笑[私聊]:是啊!太好用了!文州,我才发现你们蓝溪阁真是人才辈出!

手残求罩[私聊]:/微笑/微笑

喻文州笑容满面。

许博远莫名其妙打个喷嚏。


-9-


在国家队成功夺冠之后,叶修就真正的背包袱,回家过上了养老生活。

好的,这次是真的回家了。

而且叶修的爸爸和妈妈,显然对于终于回家定居的大儿子,十分关爱,让叶修受宠若惊的是,家里居然还有荣耀的登陆器和几张账号卡!

所以叶修的小日子简直过得滋滋润润,快乐无比。

今天他是和周泽楷约了一起打荣耀的小可爱。

叶修在注册角色名字的时候,想了想,输入了:冠军领队 这四个字。显然心中仍然非常欢快。

两个人在指定坐标碰面后,加了好友,就这样秘密地,背着那群男人和可怕的女人一起寻欢作乐了。

当叶修被严格要求睡觉时间,不得不下线时,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想,小周那个叫做“昼夜生花”的小号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呢……

啧,小笨蛋。


-10-


啥?你问韩队?

韩文清和叶修,所有在网游里的纠缠,都是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

从始至终。

所以韩文清才会对一叶之秋被别人拿走而格外不爽。


——强行END——

——彩,彩蛋?——

⒈这是我第几次强行END了?😂

⒉我为什么要给韩队强行加戏呢……(雪小痕陷入沉思)

⒊话说感觉王杰希像话题终结者😂

⒋其实叶修在上苏沐橙小号的时候,还好没有看群组消息,不然一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⒌之所以没有写上一个,雪小痕是觉得整个世界需要为数不多没有被污染的人😂例如叶修

⒍我我我,我们不一样——我们明天下午就有课orz所以更新很多的日子(其实并没有)就这么结束啦😭😭😭

⒎好啦,雪小痕爱你们哦!

⒏万水千山都是情,给点评论行不行QAQ

⒐下次是二三事了!真的!

⒑好吧,强迫症雪小痕从第七条就开始凑,想凑够十条😂😂这几条后面的可以自动无视掉233333


为什么感觉代入感极强!

【all叶】一吻成瘾·è‰²æ°”篇

点我看纯情前篇


-7-


那个夏休期。

叶修受邀请带着苏沐橙跑到蓝雨去玩儿。不过众所周知的是蓝雨没有女孩子,连训练营都是一水儿的男孩子。

叶修怕苏沐橙跟他们一起会无聊,就很细心地提前给苏沐橙买了之前说想看的电影票了。

苏沐橙开开心心地去看电影。很放心地把叶修丢在了蓝雨。

黄少天跟叶修勾肩搭背,一手还在比划说:“老叶,你听我说,这次你必须跟我去吃蓝雨的食堂,你们嘉世的东西一点都不好吃,上次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不会都吃了。”

“得了,就你能挑。”叶修无奈。

“我要是不挑,怎么带你吃好吃的呢?我去拿东西,队长应该在等你了,你去找他吧,我很快回来!”黄少天这么说。

所以叶修踮起脚看了看,接着慢慢悠悠走到了喻文州坐的旁边,坐在了他的对面,想了想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喻文州笑,很贴心地说:“嗯,在这里怎么样?还开心吗?晚上陪你再出去玩玩?”

叶修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喻文州说,“有时间再说呗。”
接着三个人就坐在一起,很和谐得吃东西。

当晚,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苏沐橙又说要去买东西,还不许叶修跟着,叶修只能给她送到门口,然后告诉她小心点、早点回来。

跟个老父亲一样。

叶修慢悠悠地走着,他的身后是车水马龙,是车灯急促地留下一道光线,是行人匆匆。他就那么从安静地站着,到不紧不慢地缓步离开,好像这个世界的热闹与他无关,——他生在俗世,却超凡脱俗。

叶修踩着自己的影子,又走了回去。

那个身影看着莫名地孤独和萧瑟。

叶修抬头,心里嘀咕着蓝雨难道就这么穷吗?连个灯都不给亮着?

接着一个熟悉的、温和的声音传来,“前辈?是你吗?”

“啊,是我!文州你们这里怎么回事啊?怎么不开着灯呢?”叶修站住了等着喻文州过来。

“抱歉,”喻文州带着些歉意地声音越来越近,他解释着,“灯管坏了,修理工要明天才会过来,前辈你不要动,我过去带你走。”

这样的话和语气,让叶修觉得,喻文州是在对一个三两岁的小孩子说的一样,“好好,你看我乖乖地站着呢。”

谁知道喻文州居然也开起玩笑,“看到了,前辈好乖好乖呢。”

更像在哄小孩子了。叶修心里吐槽着,接着说,“这么黑,你上哪儿看清去啊!”

喻文州似乎是想了想,然后才说,“不会啊,你在哪里,我都是看得到的。”

接着喻文州听见叶修嘀咕着,我要是躲起来呢?你肯定看不见我。

啊呀,为什么要这么让他喜欢呢?

喻文州走到叶修身边,说,“我要牵你的手了。”

这让叶修脸上微微发热,想着这里这么暗,喻文州应当是看不见什么的。虽然叶修觉得,这么被喻文州牵着有些奇怪,不过刚才他自己摸黑走确实给拌了几下,也就由着喻文州了。而且喻文州的那只手,带着好像能暖到心里都温度和令人信任的力量,让人莫名就不想放手。

“好了,马上就走过去了。”下一秒,他又听见喻文州带着那么一点儿意味不明,问,“前辈,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还不等叶修回答,喻文州就自说自话一般接着说,“我在想啊……”

接着叶修停住了,他确实是好奇的,嗯,他只是想知道这个平时看着好像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人这时候究竟想了什么希望他知道的事情。

是什么呢?

喻文州微微叹息,同样听了下来,重复着“我在想啊……”

接着两只手搭在了叶修的肩上,再接着,喻文州的唇就贴了过来,在叶修惊愕那一瞬间,压制住了他,推着将他压在墙上,两个人的唇瓣在一起摩擦,像是可以擦起火星儿一样,叶修在惊愕之余,也是从头热到了脚。当即就要伸手推开他,可是喻文州被这个动作给激了一样,居然用牙齿啃咬着叶修柔软的唇肉,带着些泄愤的意味,用力地咬着。

叶修脑子都要死机了。

这,这……喻文州这是在干什么啊?

但是莫名就有股悲伤传来,叶修心想,你难过个什么劲儿啊?被强吻的又不是你?你就不能轻点吗?我感觉有点疼啊!

分开后,喻文州声音听起来很是低落地说,“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不行呢?”喻文州之前被狠狠戳了心,这时候又看叶修这反应,只觉得心都要碎了。

“不是,什么你不行啊?你……”

“你上次跟少天有吻过对吧,虽然是游戏,都是你也没有拒绝,”喻文州打断,“还有上次全明星,王杰希也是吻了你对吧……为什么他们可以,我就不行呢。”

一瞬间,喻文州眼里几乎都是空的,“少天可以,王杰希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我差在哪里了呢?我对你的喜欢,未必比他们就少。”

叶修只觉得脑子嗡嗡的,半晌,才有些结结巴巴地说:“全明星,全明星你,你看到了?”

喻文州无言。

叶修觉得从头又凉到了脚。


-8-


那时全明星,入选的人里面无疑是有叶修一个雷打不动的位置的。

当时是选手刚刚入场的时候,叶修这家伙,拿着自家弟弟的身份证,哪儿敢出来晃悠?照例是不露面的。
叶修就送走苏沐橙,一个人走在走廊里,头顶的灯不大明亮,连着影子都模模糊糊,却看着这个人更加柔和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叶修让了让路,本懒得看是谁的,不过一抬头就正正好好瞧见那双极有标志性的眼睛——王杰希。

“嗨,大眼儿,你怎么落单了呢?”

王杰希不答,只是说:“这不是还有你吗?”

“你有撩我的功夫和心思,去跟几个姑娘说,一准儿让人家魂不附体地追着你。”叶修摇摇头,状似惋惜。

王杰希笑了,说,“你可惜什么?人家追着我,我就愿意要啊?”

“没想到啊,你居然这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叶修撇撇嘴,末了又补了一句:“冷漠的男人。”

王杰希看着叶修,眼里都是柔和,他说:“我就算对别人冷漠也不会想对你冷漠,我会撩也不想撩别人。”

叶修抬手揉了揉耳朵,半晌,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叶修。”王杰希忽然唤了一声。

叶修一回头,王杰希颔首两个人的唇完美地贴合在一起。

叶修的瞳孔一缩,刚想后退,王杰希就毋庸置疑地一手回抱住他,一手按在他的脑后。接着十分放肆地伸出舌尖,一点点地掠过那柔软饱满的唇瓣,甚至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感受到叶修的唇纹。接着用牙齿轻轻咬了下那让人欲罢不能的唇肉,又换成舌尖来回地感受这份心动。

叶修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嘴唇麻麻的,好像刚喝完麻油一样。

王杰希放开叶修,看到叶修脸带着些茫然,从耳尖到脖颈都是一层浅浅的桃色。

叶修回了神,皱了皱眉,说:“王杰希……”

“我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喜欢你。”

“但是……”


王杰希抬手,压住叶修红肿的唇,说:“不用说了,喜欢这种事情,谁也控制不了,我清楚,但是我自私,想让你更清楚。”

又抬手抚平叶修皱着的眉头,说:“别皱,我不愿看到你苦恼。我知道你不想拒绝也不想接受,更不想跟谁暧昧不清……你心里是软的,再装游刃有余和拒人千里都是假的。别难过,你没有错。”

王杰希把自己厚实的围巾解下来,围在叶修露出来的清晰可见青色血管苍白脖颈上,“戴着走,别冷着——我知道喜欢你的人多,我只是其中一个。我虽然喜欢你,但是更不想见到你为此感到迷惑并强迫自己选择。做好你自己,等下好好加油。”

叶修摸着好像还带着王杰希身上温度的围巾,才说了句:“好。”

看到王杰希笑了一下,又补了句:“你也是,加油。”


-9-


叶修自己都记不清当时自己对喻文州乱七八糟说了什么,好像是宽慰了他?

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自己编了个十分看不过去的借口,几乎是慌不择路地跑了。


-10-


在兴欣打挑战赛的时候,孙哲平是过来帮忙的。

外界只知道孙哲平是各种意义上的狂,但是只有叶修知道孙哲平还是个老流氓。

对此他还偷偷告诉过兴欣的孩子们一定要小心这个人。
当然,有句话叫千防夜防,家贼难防,而现在,孙哲平就勉强算个“家贼”。

所以他反手关了门,把单手来了个壁咚,居高临下看着他,眼里尽是危险的光芒。孙哲平很邪气地挑了下眉,问,“退役组建兴欣,怎么都不告诉我?”

叶修抬头,一脸我不怕你的样子说:“学得你,怎么样?”

孙哲平笑了一声,说:“怎么样?我亲你怎么样?”

叶修有些警惕:“我看不怎么样。”

“管你怎么样。”

孙哲平可不管了,低头就咬住了微凉的唇瓣,啃咬着,从而点出了火热的温度。孙哲平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笑,接着就将自己的舌尖,从唇瓣掠过,伸到叶修的口腔之中,同时另一只手把想要推开自己的手压在门上。

孙哲平感觉到每当自己的舌尖换了一个位置,叶修的呼吸就会更加急促一些。

孙哲平是个忒坏的人,调整了一下角度,把自己的舌头伸得更深,与叶修在想要拼命躲闪的舌一起相互用力地拥抱。

末了,孙哲平起身得时候,还故意舔舔自己的唇,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说,“我总得收点利息。”

看着叶修眼圈微微发红,手还扶着身后的门,喘息了几下才说了一句“老流氓”。

孙哲平笑,心想,我就是老流氓,只对你耍流氓的那种。


-11-


世邀赛国家队不负众望摘了桂冠。

当即一帮小疯子们就吵嚷着庆功宴发事情去了。叶修心里头也高兴,就跟着这群小疯子一起闹。

每个人都稍微喝了点酒,只有叶修凭借着自己的机智,愣是一口没喝,几杯白水,把周围人哄得都要找不着北。

职业选手能有多好的酒量?几乎全趴下了。叶修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一下张新杰醉酒后睡着的样子和张佳乐说梦话的样子,觉得真是有趣极了。

然后就有人拍了拍叶修。叶修一回头,发现周泽楷站在他的身后。眼里水润润的,想来也是有些醉意。

叶修伸手在周泽楷头上呼噜一把,然后问:“怎么了,小周?拿了冠军还不开心吗?”

周泽楷唔了一声,用平时两倍的音量说:“开心!不开心!”

叶修问:“那你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啊?”

“冠军开心!”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说,又一脸委屈,看着叶修,这个眼神简直让叶修心都化了,原本是原来两倍的声音瞬间小到二分之一,“方锐摸你,不开心……”

原来是这个事情啊!叶修又在周泽楷头上呼噜了一把,说:“他就那样,小周看在今天拿冠军的份儿上,原谅他,开心好不好?”

“不好!”周泽楷化身不高兴,满脸不情愿,满脸不开心,满脸都是让叶修哄哄。

叶修笑,“你喝醉了也要听我的,我可是领队。”

周泽楷好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叶修说,“这才乖嘛!”结果周泽楷就说:“我也!也要!”

“好好,大功臣,你来你来。”

周泽楷腼腆一笑,说:“那,那你闭眼睛!”


叶修想,小周果然还是小周,这都害羞了。所以乖乖闭上了眼睛。

然后叶修就感觉自己的唇传来刺痛,猝不及防地,叶修哼了一声,后退半步睁开眼睛,发现周泽楷对他笑,叶修无奈极了,“小周你怎么咬人呢?”

周泽楷过来,指腹轻轻摸过都咬出血了的唇,然后说,“是不是疼?”

“你说呢?”

周泽楷又笑,说:“我不知道!你,咬回来!就知道!”

叶修哭笑不得。

这时候孙翔过来了,醉得有些神志不清,也要说,“干嘛呢!带我一个,我也……我也……”结果半路被拌了一下,就摔沙发上了,还好是沙发,不过噗通那一声巨响,还是让叶修心惊肉跳的。

周泽楷先一步走到孙翔跟前,很是嫌弃一般用脚推了两下,然后说:“你!不许!”接着又对叶修说,“他不疼。”

叶修内心笑得很快乐,只不过面上还是克制了一下,哄着说:“好好好,他不许,他不疼。”

周泽楷点点头说,“你记得咬回来!”

接着周泽楷就找了个地方自己趴下醉倒睡着了。

噗,你们太有意思了。


-12-


一吻成瘾啊,光是叶修这个人就够让人上瘾了呢。


——强行END——

再一次色气失败orz

其实起这个名字,是因为那天手滑,打一枪穿云达的“yqcy”打成“ywcy”结果跳出来:一吻成瘾

我就想,哎呀?这个看着有意思。

所以写了一个纯情篇一个色气篇……都是并没有很色气(哭泣)

【喻叶】怎么从一无所有到富可敌国


喻文州长得很不错,照片随便拍不过滤镜都会让小姑娘窒息的那种,如果上综艺节目,凭借颜值都能爆红的存在,而且他的帅,是好像泼墨画里的谪仙一样,带着些古意的温和疏离。

而且喻文州吧,还有把好嗓子,永远那么不疾不徐,像水那般缓缓流淌,如果归一下类,可以划分到温润公子音。

不过呢……

就是他是个穷小子,对,根本没什么钱的穷小子。

他的衬衫洗的干干净净,带着一股薰衣草的洗衣粉的味道,那可不是在装什么,而是他,真的,没有钱能挥霍去买许多衣服。

所以基本是几件衣服换着穿。

可能是因为穷人的孩子情商高,喻文州这家伙,不仅是个人精,而且还是学霸,典型那种气死人的男生——长得好,声音苏,学习棒,情商高。

而按照套路来讲,所有穷小子都会逆袭。

逆袭啊逆袭。

他的颜值和声音,智商和情商就是他逆袭的资本了。

可是喻文州一直到上大学,都没有逆袭过一次……

而在喻文州的大学有这么一个传奇,叫叶修。

叶修这人也有副顶好的皮相,生了双无辜极了的下垂眼,当他认真地看着你的时候,你简直恨不得什么都答应他,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那是让人难以拒绝的存在。

其实叶修也有把好嗓子,慵懒的声线中通常带着那么一点儿笑,尾音一挑,就好像有把小勾子一样勾到了你的心里一样。

不过这个人却有些不大着调似的,天天扒在电脑前面,带着耳机,跟个沉迷游戏网瘾少年一样。
好吧,他的的确确沉迷游戏。

所以这又很气人啦!

这个叶修,游戏学习两不误。学校里的几个眼界高得很老师都很喜欢他,当然,每次夸完叶修后,都要说一句:这孩子要是少打点游戏就好喽!

两个人很巧啊,是大学的同学。

关系还不错。

喻文州看叶修的第一眼,心里就剩下一句话,“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喻文州真是怎么看叶修怎么顺眼。

喻文州这个八百个心眼儿的人就这么栽了。

并且享受着我暗恋你,但是你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微妙的快乐。

两个人还又双叒叕很巧得喜欢打同一个游戏。

对于男孩子来说,建立感情妥妥的啊!

两个人越来越亲密——喻文州跟叶修是真的亲密,喻文州没有保持惯有的疏离和礼貌,而叶修跟喻文州皮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喻文州也发现,有时候会被传一些乱七八糟言论的叶修其实可爱得很,刚睡醒的时候会迷迷糊糊,游戏打赢了会很开心,不过一提到运动立马就会变成液体一般的存在瘫在椅子上或者床上,跟喻文州一起走的时候,累了就喜欢懒洋洋地靠在他身上……

嗯,外界看来是社会主义兄弟情。但是喻文州内心却各是一番想法。

喻文州想了想,觉得不行,这样下去友情发展不到爱情。于是决定,把窗户纸捅破吧。

喻文州找到叶修,说,你考虑做我男朋友吗?我喜欢你,一见钟情的喜欢,也是日久天长的喜欢。

叶修眨了眨眼睛,然后问,你认真的吗?

喻文州说,我认真的。

叶修不知道怎么想的,笑了笑说,你光说喜欢我?你拿什么打动我啊?

喻文州也笑,说,你也知道,我很穷的,但是你和我在一起,我会立刻变成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叶修挑眉,问,为什么是和我在一起后?

喻文州看着叶修,无比认真地说,因为和你在一起后,我就拥有了你,如果我连你这个宝贝都拥有了,还不是最富有的人吗?

叶修轻咳一声,道,油嘴滑舌。

喻文州凭借对叶修的了解,已经了然了,问,那你不喜欢吗?

叶修伸手捧住喻文州的脸,大胆地在他的脸颊亲了一口,然后恶狠狠地说,喜欢,你再不表白我都想硬上了。

喻文州回身抱住叶修,叹息,说,你也是认真的吗?你没有骗我?

没有骗你,是认真的。我不考虑做你男朋友,因为我想答应你。

叶修如此说着。

其实叶修见喻文州第一眼的时候,就想,好像有点心动的感觉。

又跟喻文州住在一起,对于他真心的细致入微和处处照顾,叶修自然不可能没有感觉。那天发烧了,昏昏沉沉的,想着睡一觉就好了,可是又恍恍惚惚听到那个温润的嗓音带着一点焦急和恼怒,本来不大好使了的鼻子,却闻到了喻文州衣服上洗衣粉的浅浅的味道。温温柔柔的。

叶修那时就想,是真的喜欢。

可是他又摸不准喻文州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虽然他觉得自己对于喻文州是不一样的,可是又不能问“你是不是喜欢我”这种自恋的问题。

真是苦恼。

叶修心想,实在不行,就想网上说的那样,先不管用什么办法,两个人先做一次再说。

就在叶修都要付诸行动的时候,喻文州找他告白了。

不过当然,叶修是没有上喻文州的可能的。

收到了肯定回答的喻文州当晚就把叶修给办了——拥抱着他,亲吻着他,抚摸着他,口中表达爱意的话不断吐露出来。叶修在他身下,呜咽着断断续续地回答,眼中湿漉漉得好像一只可怜的幼兽。

哪怕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喻文州仍是把叶修欺负得眼里都是泪,哀声求饶。

次日,喻文州看着身旁的叶修,心里腾升出一股满足,轻轻得亲在了叶修的额头。

叶修哼了两声,含含糊糊地说,别闹,困。

喻文州笑了笑,心想,这个人是我的了,真的是我的了。

后来大学毕业,毕业生们就面临着找工作的难题。

不过喻文州这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自然有很多橄榄枝向他抛出。

喻文州问叶修他的情况怎么样,叶修笑了笑说,这你就不用担心啦!一定比你好呢!

喻文州在面试当天,收拾得干干净净,问叶修觉得怎么样。

叶修看了看,拍了下手说,帅得很!相信我,你面试肯定能通过的。

喻文州闻言,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可要努力了。

说完和叶修又交换了一个亲密黏腻的吻。

面试出乎喻文州意料的顺利,但是在正式上班那天,喻文州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叶修。

是的,就是穿着自己都没见过的西装革履的样子的叶修。

叶修笑眯眯地说:“想不到吧?我的小秘书?我可就是你的上司啦!”

喻文州问,“叶修?你到底……”

叶修就给他解释了一番自己家里的情况。

作为叶家的长子,来自己的一家分公司当CEO什么的,也是完全合理的。

叶修意味深长地说,“想不到吧?我才是有钱的,和我在一起后,你就真的变得富可敌国了哦!”

喻文州无奈,“我又不是图这个。”

叶修单手撑着下巴,说,“我以为我会又说情话呢!

喻文州问,怎么?想听?

叶修说,看你说成什么样子吧!

喻文州摇头,叶修啧啧了两声说,“真是日久见人心啊!连句情话都不给了?”

喻文州眼里都是纵容,一本正经地说,“纠正一下,不是情话,是发自肺腑的感情所导致的发言。”

叶修趴在桌子上说,好吧,你赢了。

这家伙太会撩了!

然而当晚,喻文州就小小惩罚了一下隐瞒情报的这个小坏蛋。

捉着叶修做了三次,叶修一般带着哭腔喘息着,一边说着可以了,不要了。

喻文州也心疼叶修被欺负得如此可怜,这才好像勉为其难地放过了他。

第二天,喻文州惯例比叶修醒的早,看着心爱之人的睡颜,似乎成为了喻文州的必修课。叶修悠悠转醒,半真半假地抱怨着:“我都让你富可敌国了,你怎么还不满意?”

喻文州给叶修找衣服,说:“我想要的一直不是物质,是你的心,只要你的心在我这里,我就是富可敌国的。”

叶修缓了缓,慢慢地,脸上又染上一层绯红。

哎,谁不是栽得彻彻底底呢?

——END——

最近看大家都在玩的测试,然后我想测all叶多cp会不好(?)然后试了伞修。

人生数十载,走过看过,都是无可奈何,任由少年坚韧,却抵不过世事无常,命运无情,弄人啊……人在许多意外面前,是,而且当然是不堪一击的。当然,苏沐秋成为了叶修心头挥之不去的存在,因为天人永隔,所以伞哥是雾气,飘渺的,却不容忽视的。

所以……

所以!!!!

为什么连这个!

8012了!怎么还要虐伞修哎!

啊啊啊啊!

【all叶】世邀赛行二三事(五)

『tag见前文哦!』

(30)


观察向来细致入微的喻文州,暂停了播放的视频,因为他发现李轩的表情堪称微妙,而且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

“李轩?想说什么?”

“呃——”李轩手下意识就按在了手机屏幕上面。于是一段录音就被播放了出来。

赫然是刚才那场调戏与反调戏的斗争的可爱对话。
而叶修猝不及防被张新杰咬了一口耳朵的“啊!”的声音尤其让人遐想连篇。

播放结束,楚云秀率先开口:“想不到啊李轩……”

李轩:“你们听我狡辩!”

李轩:???我-他-妈-刚才说了什么?

靠哦!谁要听你狡辩啊?

方锐:“谁听你狡辩?被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哪位法官判他无期?”

老实人肖时钦说:“这样不好吧……”李轩刚想热泪盈眶一下,结果下一秒就听见肖时钦又说:“起码等世邀赛结束啊!”

李轩凄凄惨惨地想,他做错什么了?怎么就被这群可怕的人给针对了呢?他不就是觉得好玩儿录了一段音吗?

“如果被告考虑资源共享,我们可以考虑既往不咎。怎么样?考虑一下?”黄少天笑了笑,并且大义凛然地拍着李轩。

李轩顶着所有人都微笑,表面十分感动地在小群上传了文件——

你们这群心机的选手!

看透你们了好吗?


(31)


吴雪峰看着走进来的叶修。

一看到这个人啊,眼里就忍不住带上笑了,语气也是忍不住温柔起来,“怎么了?这个时候过来?”

结果叶修所答非所问地说:“我以为我会看到你跟董清溪谈笑风生。”

吴雪峰笑笑,等着叶修的后话。

“你还真坐的住啊!也不下来找我们?”叶修坐在吴雪峰床上,两只脚晃悠来晃悠去地,一副悠闲的样子。
吴雪峰拉过椅子坐在叶修对面,说:“你们讨论正事呢,我去做什么?”

“哎!怎么说也是当过嘉世副队的人呢!”

吴雪峰摇头,表情有点欢喜,又有点带着宠的无奈,“就会哄我啊小队长……你可下楼吧,不然你那些
小队员们可是有的闹!”

叶修笑了一声,像是满不在乎地说:“谁管他们?”

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是那群幼稚得要死地队员们要是真的闹起来,叶修还是觉得有些头疼的,不过又想,光是黄少天一个,就够让人头疼的了。

——想到这里,叶修居然还没心没肺地噗嗤笑出声了。


(32)



此时此刻的叶修不是可爱的叶修,而是记仇的可爱叶修。

好吧,其实也说不上什么记仇,就是叶修决定要让这群人体验一把领队不宠叶修不爱的感觉。

哦,这是个幼稚的记仇可爱叶修。

可是谁不喜欢他呢?


(33)


叶修走出房门,看到董清溪靠着墙壁玩手机,然后想了想,举起手机,对着自己,好像在自拍。

叶修一笑,想果然是个姑娘,他想着苏沐橙也平时也会拍几张美美的照片,发到微博就是一片鬼哭狼嚎求着要娶,叶修都是超凶地说不行。当然,苏沐橙更喜欢给叶修拍,尤其是带上贴纸的那种,嗯,猫耳朵,狐狸耳朵,等等等等。发到微博上,又是鬼哭狼嚎……

不过叶修不知道的是,在苏沐橙发出叶修的照片后 评论区也是一片“想娶”和“想上”的快乐的海洋呢!

叶修好像是觉得有些有趣一样,看着董清溪凹了个角度,然后侧了侧脸,接着点了下手机屏幕。

接着董清溪把手机递给叶修——

叶修:???

叶修低头一看,才发现,刚才董清溪根本不是在自拍,而是小心机地偷拍,董清溪滑动手指,叶修这才发现,她拍了不止一张,有他眼里带着点笑,顶着两只并不违和的黑色线条兔耳朵;还有他双眉微挑,身边却都是很少女的小桃心……

叶修:“嗯……挺好看的?”

董清溪:“谢,谢谢?”

在叶修转身下楼的时候,董清溪十分欢快地把照片发在了一个叫作“背着领队搞事情”的QQ群里。

并且获得了国家队队员的更高的好感度。

董清溪:呵!国家队的男人!


(34)



叶修轻手轻脚地走下楼,一副难得小心地的模样,每一步都是轻轻的,连呼吸都缓慢下来——因为他听到了,楚云秀在说团赛可以先把对方的术士搞死这种十分之不温柔的话。

咳咳,其实跟话温不温柔没啥关系。只是叶修不想在大家讨论东西的时候去打断。

叶修站在楼梯上,没下去,就那么听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不得不说喻文州是个很善于和别人相处的人了,即使是这么多人,他也照顾到了。

叶修心中忽然有种莫名的感慨和患得患失。

这本是不应该的情绪。

他想,在那些人开始职业生涯到现在,说他是看着的一点都不过,自己虽然没比他们大多少,可是心里总想着自己是前辈,就喜欢一口一个小朋友地叫着……
可是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些自己眼中的“小朋友”不是小朋友了呢?

他们不再满心满眼儿只有仿佛无穷无尽的力气与热血,不再带着那股子不顾一切得冲劲儿和锐气。——他们开始以更刁钻得角度看待每一个操作,以更长远的眼光研究每一个举措。

叶修莫名就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些人,强大起来了,完完全全到了没有他 已经可以无比优秀的程度。虽然有那么一点怅然若失吧,不过,叶修心里到底还是高兴的。

叶修走下一阶阶台阶,看着表情或是笑容满面或是严肃无比,嘴角也勾起了笑容。

他想:你们要加油。

他还想:你们要把荣耀传递下去,给世界,给心生向往的人们。

叶修见大家恰好结束了一段发言,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自己,他弯了弯眼,便像潋滟湖水里的倒映着的旭日,温柔,有光。

他说:“不错啊!小朋友们!好好加油哎!”


(35)


他这个人不也是吗?


最初也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举手投足,一举一动,都带着年少的活力和张扬,是如此肆意,如此耀眼,如此的,不容忽视。

也被岁月无情又多情的手打磨,他身上的光芒依旧,却变得温和;他的眼眸仍然如苍穹般干净透亮,却不尽显锋芒;他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操作,不再尽是年少的肆意张扬,而带上了时间赋予绵长的眼光。

越强大,越温柔。

他将光芒和荣耀,传递给世界,传递给所有心生向往的人们。


(36)


王杰希看着叶修,总觉得他的眼中,写下了千言万语,却不宣之于口,就问:“叶修,想说什么吗?”

黄少天也开口,“是啊!有什么话可别一直憋着不说啊!难道还有什么是不能跟我说的吗?”

“我啊,有点想吸烟了。”说完,叶修抿了下唇,舌尖舔着唇肉,眼中的带着笑意的光芒添上了几分调皮,不过倒是挺真挚的。

“不行,没得商量。”苏沐橙干干脆脆地拒绝了叶修的小请求。

喻文州笑笑,哄着说:“不可以,我的领队,你还在戒烟中呢。”

张佳乐:“我怎么感觉喻文州的语气好像在哄骗-未--成--年-人-一样?”

方锐:“得了吧?虽然老叶他招人喜欢,但你们也不至于滤镜这么厚吧?”

“我看着难道很老吗?”叶修半真半假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疑问。

职业迷弟周泽楷果断:“不。”

方锐:“怕了怕了,我还是笑看你们了!滤镜怎么可能比我还过分?”

这边叶修顺势就说,“哥哥姐姐们行行好,给我烟吧!”

“楚姐姐爱莫能助。”楚云秀觉得,叶修这个故意睁大眼睛扮无辜的样子和几分可怜巴巴的样子着实让人又爱又怜,真是过分了,她都要动心了!

张新杰:“嗯,想来你压在花盆下面的那盒烟是最后一盒了。”

叶修不敢置信,看起来十分正直纯良的张新杰居然也会去搜他的烟!

叶修:“原来是你拿走的!我说怎么没了呢!”

孙翔:“但他是怎么进去叶修房间的?”

很好,华生,啊不,孙翔,你成功地发现了一个盲点!

李轩简明扼要地总结:“真是直击灵魂的提问。”

唐昊反问:“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吗?”

李轩:靠哦!让我假装几秒直男是不是能死?

唐昊,居然冷笑一声,这让李轩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最后,我们的队长大人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好了,大
家先把疑问收一收,把仗打算了,世邀赛结束后大家再各算各的怎么样?”

哎,喻文州,你为什么要用这么苏的笑容说出这么黑的话呢?


(37)


在大家在集体做手操。

总有那么几个居心不良,想尽办法要趁机揩油的家伙动小心思。

一会儿这个说感觉别人帮自己做手操会效果更好,一个说叶修来的会附加幸运值,更有干脆说忘了手操这么做的,还有眼巴巴把两只手伸到叶修跟前,那么乖巧期待地看着他的……

装,装装装吧!

你们打什么电竞?逐梦演艺圈算了!

孙翔心里头有那么一点儿之前积压的疑惑,拐了好几个弯儿到底是没问,不过看着他伸出一根温润玉色的手指,带着些让人迷恋的凉意,轻轻戳了戳他的额头,孙翔听见叶修说,“想什么呢?”

“你,你怎么会突然就叫出来?”

啊呀,下意识就说出来了。

黄少天:“不是吧?孙翔你怎么要问这么污浊的问题?我一直以为你表里如一,没想到你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啊!”

方锐:“是啊想不到想不到,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一会儿买袋去污粉回来吧!”

孙翔气,刚想说话,就被苏沐橙一脸同情的打断了,“你还是先不要说话比较好。”

“我说你们,都多大了?怎么还欺负人呢?”叶修无奈地说。

无可奈何的语气好像在哄着小孩子一样。

“我说得是你刚才给,给咬到耳朵的时候!”

叶修眨了眨眼睛。孙翔心想这个人对他放电有什么用?难不成是在讨好他?因为他发现了叶修这个小秘密、小弱点?

于是孙翔不可避免有些膨胀。

而叶修只是对孙翔勾了勾手指,挑了挑眉梢,表情尽是引诱之意,“来,你过来,我告诉你。”

对此,孙翔保持警惕,还不等孙翔说话,叶修就接着说了,“我偷偷告诉你一人个好不好?”

这话听着就十分有诱惑力了。

偷偷地,告诉他一个人。

这个说法,听起来挺让人兴奋的。

孙翔将信将疑地站到叶修旁边,接着又不大自在地侧身,把耳朵凑了过去。

叶修脸上的笑容更加欢快了,简直可以给他加两个尖尖的小恶魔犄角和一只愉快地甩来甩去地尾巴。这一看,这个刚才说别人欺负孙翔的家伙,转而就要自己去欺负人了。

小坏蛋。

叶修的唇就凑在孙翔耳边,孙翔清晰无比地感觉到叶修的吐息,弄得他痒痒的,很想催促叶修快点,可是又没说出口。

而周泽楷已经各种不爽想要把两个人撕开了。

“其实啊……”叶修压着自己的气音说,“是这样的……”

接着这个名副其实的小坏蛋就往孙翔耳朵吹了口气儿。
孙翔本以为会听到什么小秘密,结果被这突如其来的捉弄吓了一激灵,一下叫出来,一张俊脸微红,带着些恼意地问:“叶修!你干嘛!”

叶修笑了几声,说:“我就是想告诉你,是正常反应嘛!你看,你不也是吗?”

孙翔哼了一声,说:“那,那不一样……”

叶修也没管孙翔指的是哪里不一样,因为王杰希也指着自己的耳朵说,“你可以吹我一下,我就不会叫。”

叶修拒绝:“不要。”

王杰希摇头,表示惋惜:“真遗憾。”

周泽楷抱着试试看的念头问:“那我呢?”

叶修也摇摇头:“不要。”

继而,叶修忽然说了一句甜到人心里的话:“我舍不得嘛!”

周泽楷喜悦又激动,点点头,没说话。

哦,可能是叶修这句话只甜在了周泽楷一个人心里,然后扎在了别人心里吧?


——TBC——


雪小痕:呀哈哈哈!然后我要写《唇欲勾人·è‰²æ°”篇》哈哈哈!看我这次能不能更加色气一把!

啦啦啦——

这是一张久违的、明明不好看却觉得可以出来的骗照哈哈哈

不管放几天假,有多少作业,雪小痕都是个坚持假期快乐的人——

另外猜一猜今天晚上有没有更新呀?

二三事里面,喻队跟叶修俩真是甜腻腻。

喻文州:我的领队

叶修:我的好队长

哎,好宠好甜哦!开始相信爱情。